「報人」浦熙修:不畏強權,堅守新聞人的底線,跌宕了一生終患絕癥離世

珮珊 2023/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1937年4月29日,

北京,中山陵旁。

學術界的一場盛事,

吸引了無數記者蜂擁而至。

然而《新民報》卻在最后一刻才知道這個消息,

決定要報道。

無奈報社的記者都被派出去做采訪了,

沒有合適的人擔綱,

主編一時沒了辦法。

情急之下,

只好派一位廣告科的新人去「救場」,

有的報道總比什麼都沒有強吧,

主編這樣寬慰自己。

令他沒想到的是,

這位新人寫的報道非常優秀,

令同行和讀者都眼前一亮。

她由此得以從廣告科被調去自己心心念念的編輯部,

成為了《新民報》第一位女記者,

她,就是浦熙修。

在二十年的新聞記者生涯中,

浦熙修執筆仗劍,

用自己的正直和熱情,

在新聞史上書寫下屬于自己的不朽篇章,

真正彰顯了一位熱血新聞人的風采。

浦熙修為人要強,

身為女子,

出生在那個動蕩的年代,

經歷浮浮沉沉的數十載人生,

正是憑借自身堅定的信念,

才活出了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光彩。

01

于低處存希望

浦熙修出生在20世紀初的江蘇,父親是個小官吏,母親在家操持家務,每晚還要做些針線活幫補一下生計。

即便如此,這個四口之家日子依舊過得十分拮據。

1917年,隨著父親工作的調動,浦家先后搬到了北京,又添了兩個孩子,生活好像有了點起色。

為了多賺點錢,父親與朋友一起投資生意,結果生意失敗,六口之家的日子更艱難了。

高一結束后,浦熙修就因經濟困難輟學,她對美術有興趣,父親轉而讓他去專科學校學習美術,還托畫畫的朋友指導。

她有點天分,學得極好。

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學畫的第二年,她得到一個機會可以在女附小教書,于是,便開始一邊教書一邊畫畫。

這時她只有十七歲,借著教書,實現了經濟獨立。

雖然年輕,但她對人生有著自己的規劃。

她平時花錢極少,自己把錢存起來,準備考大學。

聰敏如她,1929年夏天,如愿以償的,考入了女師大的中國文學系。

正當浦熙修興高采烈準備踏入大學校門的時候,母親去世了。

當時父親的工作在南京,弟妹尚幼,浦熙修在學業之外,和姐姐一起挑起了養家糊口的重擔。

她一邊上大學,一邊在小學中學里教書,累到得了胃病。

泰戈爾說,信念是鳥,它在黎明仍然黑暗之際,感覺到了光明,唱出了歌。

生活的困苦沒有讓她放棄自己的人生,她內心有著自己堅定的信念,相信未來可期。

生活上雖是焦頭爛額,但是感情上,浦熙修遇見了自己的另一半,兩人在她大三的時候喜結連理。

隨著女兒的出世和大學畢業,那時的生活,她是沉浸在幸福當中的。

年幼時生活的艱辛培養了浦熙修堅定獨立的性格,結婚后的她也不愿意成為只靠男人養活的家庭婦女,她對人生有著自己的展望。

畢業后,她在私立中學做國文教員,同時照顧著弟弟妹妹。

1933年,丈夫工作上出了事被通緝,輾轉逃亡到了南京。

兒子出世后,她也來到了南京,依舊不愿做家庭主婦的她,開始到處找工作。

一天,她在《新民報》的廣告區看到了有一家公司在招職員,她立馬決定去試試,招考的內容是寫一篇關于婦女職業問題的文章,這正是浦熙修常常思考的問題,再加上本就不錯的文筆,她自覺寫得很好。

出乎意料,結果公司并未錄用她,原因是他們不招已婚女性,但公司老闆惜才,認為他文章寫得不錯,主動說愿意介紹她去《新民報》工作。

就這樣很意外地,浦熙修開始了與《新民報》的淵源。

02

于困處無所懼

開始,浦熙修是在發行科,後來轉去了廣告科,但是這都不是她的興趣所在。

因為一次「救場」的機會,她的才華被主編發現,成功調到了編輯部,成為了一名記者。

早在大學時候,她就經常會在學校閱覽室借閱報紙,在報紙上,她讀到了很多社會時事以及一些政黨的活動,她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對當時的社會也有自己的思考,她有不滿,想要改變。

她認為「一個記者的條件,除了基本的知識外,需要有熱情、良心、正義感,并且要有吃苦耐勞、為社會服務的精神」。

作為記者,正是需要這種正直與熱血,以及獨到的觀察力與犀利的筆觸。

浦熙修的報道總是熱情歌頌人民與軍隊,無情鞭笞貪污和腐敗,口誅筆伐,總是能夠鞭辟入里,令人拍案叫絕。

有人評價說:當時的浦熙修「不畏強權,不懼惡勢」。

面對高壓的政治環境,她總能想出各種辦法把事實呈現到大眾面前。

比如著名的「飛機載洋狗」事件。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后,香港形勢緊張,多位要人請求當局幫助撤回滯留在香港的親眷。

9日,由港飛渝的飛機抵達了重慶珊瑚壩機場,很多人在機場守候,等著迎接自己的親朋。

隨著機艙門的打開,在場人們盼望的心情都達到了頂點。

誰曾想,先下來的卻是一群老媽子,手里提著一些狗籠子,緊接著是某高官千金高傲地悠然走下了飛機。

這一場景令在場的很多人憤憤不平,自己的親眷還沒有安全抵達,戰時吃緊的飛機卻載來一群高官家養的洋狗,這是一件多麼諷刺的事情啊,高官家的狗命倒重要過人命了?

關于這件事,後來在自己的自傳中,浦熙修這樣寫道:

當太平洋戰事起來,香港緊急疏散,那時我就非常留心著飛機場必然要載來些要人,清早去等在飛機場,果然看見……

想不到幾進幾出,人沒有到,飛機上卻下來幾條洋狗。

極具新聞敏銳度的她想到這一定是一條足以轟動的通訊,于是抓緊寫成了稿件,但當時的新聞檢查制度非常嚴格,這種敏感的新聞稿難以過審刊發。

浦熙修急于想讓人們認清這些無恥之徒的嘴臉,她想了一個好辦法,就是把這一件事情拆成幾條新聞消息,分頭送去檢查,然后拼在一起發表,再加上一個巧妙的標題,這樣一個轟動的新聞就誕生了。

11日的日報上刊登了這樣一則新聞:

《佇候天外飛機來——喝牛奶的洋狗又增多七八頭》

其中前面三條是這樣的:一條寫太平洋戰爭如火如荼,二條寫機場眾人駐足盼望,迎接自己的親眷失望而歸,三條則寫「洋狗又增多七八頭,系為真正喝牛奶之外國種」。

雖然表達方式十分隱晦,但這已經是浦熙修作為一個新聞人,能做到的最好了。

03

堅守中見擔當

能夠不懼強權惡勢,同時堅定一名做記者的底線,浦熙修真無愧為「新聞戰士」。

19世紀四五十年代,社會動蕩不斷,她生活其中,命運也是跌宕起伏。

但她有著堅定不屈的信念,她要做一個正直有擔當的新聞人,什麼困難都不能改變初心。

1941年皖南事變,重慶緊張,她拿著上級特批的路費,先幫助他人撤退,自己冒險留在重慶;

1946年下關慘案,她被暴徒追打,躺在床上養傷半月;

1948年她因故秘密被特務逮捕,鎖在大牢中,幾經周折才被營救。

上級領導接見的時候,親切稱呼她為「坐過班房的女記者」。

凡此種種苦難,盡數不出,她的一生跌跌撞撞,而在面對社會責任與民族危亡的時刻,她始終憑著堅定的信念,盡自己所能,散發著自己的光和熱。

浦熙修對祖國堅守著發自內心的責任感與熱愛,以國家危亡為己任,以一名愛國記者的擔當來要求自己。

朝鮮戰爭爆發后,她參加了中國人民第一次赴朝慰問團,去前線慰問作戰戰士。

這次慰問艱苦而又危險,敵軍日日在頭頂盤旋轟炸,不敢開火,頓頓吃冷飯,炮火連天下生死有命,在途中流血受傷的人難以計數,慰問團還犧牲了幾個代表。

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浦熙修除了是慰問團團員,還自覺肩負起了愛國記者的責任,她寫了不少關于朝鮮前線的通訊,刊登在報紙上。

19世紀五十年代,發生了一些動蕩。

浦熙修二十年的新聞生涯就此終結。

但她卻對人說:「新聞記者當不成了, 那就當舊聞記者吧。」

做「舊聞記者」的她,依舊保持著高度的認真與責任感。

做同仁堂的文史資料選輯時,她花了半年多的時候,走訪同仁堂,親自深入藥廠和柜台了解每一個環節,還從藥店把大堆的資料搬回家細細閱讀。

最終寫出的《北京同仁堂的回顧與展望》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深受同行贊譽。

浦熙修就是這樣一個人,無分高下,心中有著堅定的信念,不管做愛國記者還是「舊聞記者」,都勇于堅守自己的擔當。

寫在最后

1965年,浦熙修病倒了,直腸ㄞˊ。

術后在家休養。

病中的她感受到無助,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

終于,她直腸ㄞˊ復發,在醫院的急診室里,撒手人寰。

經歷了精彩的一生,最后孤獨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回顧她的一生,出身貧寒卻不向命運低頭,懷抱希望努力生活;

經歷艱險不向惡勢力低頭,即使身陷囹圄也毫無懼色;

身處低谷始終心念祖國,堅守著一位新聞人的底線,活出自己的擔當。

丁玲曾說:「人,只要有一種信念,有所追求,什麼艱苦都能忍受,什麼環境也都能適應。」

人生苦短,卻也是漫漫長路,每一步都要靠自己的雙腳走出來,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做舵,我們的人生之舟便無法一直朝著晴朗的明天起航,可能在某一次暴風雨中就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唯有信念堅定,才能踏出自己獨特而璀璨的人生之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