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金娥:苦等丈夫50年,卻發現他另攜妻女還鄉,相認時,她的稱呼令人淚目

珮珊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88年,山東聊城一個偏僻的村莊中,迎來一位特殊的故人。

他就是69歲的退伍老兵蔡保光。

隨著兩岸關系的逐步緩和,已經闊別家鄉50年的蔡保光,終于有機會攜帶妻子兒女,從台灣多地輾轉,回到日思夜想的老家聊城。

再次踏上故土,已是物是人非;被蔡保光日夜牽掛的父母,終究是沒有等到兒子的歸鄉;記憶中總是哭鬧的妹妹,如今也是年過六旬的老人,岣嶁的背影、遍布皺紋的雙手,讓蔡保光的眼睛濕了又濕。

1949年的那場大遷徙,改變了無數人和無數家庭的命運!

一道海峽的阻隔,就這樣分隔開兩岸的骨肉至親;數十年的思念和愧疚里,多少父母和親人至ㄙˇ也盼不來游子歸鄉。

若不是兩岸關系緩和,自己有生之年還能踏上故土,還能見到唯一在世的親人小妹嗎?

正在蔡保光走神之際,剛剛團聚的妹妹卻激動搖著他的胳膊:「哥,哥,你看誰來了,你快看…」

聞言間,蔡保光轉頭向門口看去,只見一個白發蒼蒼、顫顫巍巍的老婦人,拄著拐杖著急走來;當與蔡保光四目相匯時,這位飽經風霜的老婦人,卻突然停頓了腳步,她努力張了張嘴,而后才顫抖喊出一聲——「保光!」

蔡保光連忙迎上去,看著這個近乎比自己大十歲的老婦人,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顫抖問道:

「你是…你是劉金娥嗎?是金娥嗎…」

「是我,是我!」老婦人早已眼中含淚!

聽到老婦人的回答,蔡保光再也忍不住,不顧身邊兒女妻子的詫異,掩面痛哭:「金娥,我對不起你啊!對不起你…」

肝腸寸斷的哭訴中,是生不逢時的五十載錯過,是造化弄人的的前緣難續,是家國動蕩下,一代人最為悲愴無力的誅心選擇!

1.

在蔡保光的心中,對劉金娥的虧欠至ㄙˇ難贖!

她與他相識于包辦婚姻,若不是家國逢難,兩人的結局,也許如普通人般,有著柴米油鹽的瑣碎嘮叨,也在吵鬧與陪伴下,安然度過這一生。

18歲那年,父母為了拴住思想上進的蔡保光,想方設法讓正在求學的他,迎娶了大3歲的劉金娥;兩人雖然沒有感情基礎,但劉金娥的持家有道,和體貼顧人,讓蔡保光對排斥的包辦婚姻有了新的看法和認識,在僅有不到一年的相處時間中,兩人的感情雖沒有如膠似漆,但也相敬如賓。

只是,安穩的日子很快被動蕩局勢打破。

日軍對華虎視眈眈,早年東北三省的淪陷,讓國土安危早已不容樂觀。

1936年12月,心懷報國之志的蔡保光,不顧父母的反對,決定投筆從戎。

做出這個決定時,他與劉金娥的婚姻還不到一年時間,更別提留下后代。

劉金娥沒有上過學,但她知道:丈夫是個文化人,有建功立業的夢想;男子漢大丈夫,從來不該被家庭瑣事困住。

但劉金娥怎麼也沒想到:這份豁達的成全,卻造就了萬水千山的半生遺憾。

蔡保光參軍沒有多久,著名的「七七事變」爆發,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正式拉開了序幕。

投身革命的蔡保光,成了國民黨一員,跟隨部隊苦戰8年。

在烽火連天的戰亂中,蔡保光和劉金娥也失去了彼此的消息。

抗日戰爭勝利沒有多久,解放戰爭再次爆發;還沒來得及回老家與親人們團聚的蔡保光,只能再次跟隨部隊投入戰斗。

同時,以為劉金娥早已另嫁的蔡保光,也最終在戰友們的介紹下,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兩人結婚后沒有多久,蔡保光所在的部隊便撤退台灣;無法選擇的時代里,蔡保光也失去了重回故鄉的任何可能性。

在台灣生活的多年時間中,蔡保光一直牽掛著家中的父母和小妹;只是時局緊張,根本沒有任何回到大陸的可能性。

直到1979年,兩岸關系緩和;蔡保光的大女兒蔡怡通過自己的關系網,在山東聊城打聽父親的親人消息;半年后終于收到回信,蔡保光的父母尚在人間,苦苦期盼著孩子的回家。

這樣的消息,讓蔡保光激動不已。

但同時,在這封信上,蔡保光又得知另外一個消息: 原配劉金娥與自己分別半生的時光中,不僅沒有改嫁,更是癡癡盼著丈夫的歸期!

這個消息,讓蔡保光無比震驚,而后便是深深的自責!

這份蹉跎半生的等待和牽掛,在終于要有回應的時候,蔡保光卻給不出任何回應!

分別半生的時光中,癡心的劉金娥拒絕了所有人的改嫁建議,苦等著渺無音訊的丈夫;50年的癡等里,她日復一日照顧著公婆,打理著家務瑣碎,只為讓丈夫回來時,能認得回家的路。

對于劉金娥的付出,蔡保光感受到深深的愧疚和悲痛。

這一生,他注定無法彌補她了;只因他如今的妻子,無法接受原配的存在,甚至因為劉金娥的事情,精神受到嚴重刺激,細心調理大半年,才有所好轉。

這段蹉跎50年的前緣何去何從,命運早已做出了最殘酷的決斷!

2.

自從1979年,收到聊城老家的書信后,蔡保光便心心念念重回故鄉。

但因為時代原因,直到1987年,退守台灣的老兵們才有機會回到大陸探親。

1988年年初,已經69歲的蔡保光攜帶妻子兒女們,多地輾轉,終于回到了熟悉的村莊。

只是9年的蹉跎,苦盼游子歸家的父母早已不再人世,供桌的香火前,放著一個熟悉的碗。

妹妹告訴蔡保光,這是他離家之前所用的碗,父母護著這個碗,就是相信自己的兒子一定能夠回來…

言語哽咽間,蔡保光終于見到了劉金娥。

面對這個等了他一輩子的女人,蔡保光有太多話要說;可礙于妻子在場,那些話最終被長久的凝視和沉默代替。

蔡保光的妻子是敏感的:她和兒女們同情劉金娥的苦守,卻無法接受她的癡情;就如不愿承認自己是后來者般,她更怕丈夫心軟,將年邁的劉金娥帶回台灣。

這場蹉跎50年的重逢,也因各異的心思顯現出尷尬的氛圍。

為了避免蔡保光的妻子誤會,劉金娥強忍悲痛,恭恭敬敬喚眼前的丈夫為「蔡先生!」

這樣的隱忍和大度,讓在場的所有親戚紅了雙眼!

直到在親戚的調節和安排下,蔡保光和劉金娥才有了單獨說話的機會。

可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場重逢的談話,僅用了一個小時,兩人便從里屋走了出來。

50年的等待,只換來了1小時的談話…

這里面有分別半生的拘束,有蔡保光對現任妻子的顧忌,更有劉金娥的忍痛成全!

她與他分別50年,能在有生之年見一面,已是莫大的幸運;這一生,她無怨,亦再無憾,又怎忍心將他置于兩難境地,看他在無法選擇的命運里煎熬!

對于蔡保光的任何彌補,劉金娥都選擇了拒絕。

在蔡保光一家人離開后,她恢復了以往的生活,打理著不算寬敞的院子,在柴米油鹽的陪伴中,過著余下的人生。

數年后,這位孤獨的老人,最終走完了這漫長的一生。

她一生困苦,只有一件比較好的棉衣;是當年得知蔡保光回老家時,特意托人買來見他的。

這件棉衣被她留給了蔡保光的妹妹,像是托付,又像是放下!

嫂子去世后,蔡保光的妹妹才發現:這棉襖的衣袖中,藏著劉金娥僅存的所有財產,76元生活費,還有幾個過時的銅板…

自21歲嫁給蔡保光,她這一生不曾被命運善待,萬水千山,盡是離殤,可她至ㄙˇ還想辦法照顧著蔡家人…這就是劉金娥的一生!

3.

在這段往事中,字里行間,皆是酸澀與疼惜。

劉金娥的漫長一生,是被時代和命運捉弄的一生;她善良、勤勞、癡情、堅強…可擁有美好質量的她,終究敗給了陰差陽錯的捉弄。

個人的命運折射出時代的辛酸與無奈,在那個無法選擇的動蕩年代里,又有多少家庭分隔在海峽兩岸,至ㄙˇ不能團圓…

時代已經走遠,可留下的陣痛卻時時刻刻,提醒著我們那代人的無奈和無力!

惟愿這世間有情人終成眷屬,惟愿你我妥善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和平與安穩,惟愿萬水千山的歸途里,所有人都擁有幸福的團圓。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