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名媛」唐瑛:最厲害的女人,錢是底氣,美是底線

珮珊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作家李筱懿說:「一個資深的美人必須明白,保持終身美麗成本高昂。它包括豐厚的物質、高尚的社交、體面的婚姻、不必太操心的孩子,拿得出手的才藝,每一樣都需要小心翼翼地維護。」

而談到上海有名的名媛,不得不提到唐瑛。

唐瑛這一生,活得淡定自若。事世變遷于她,淡然處之;愛恨情傷于她,只不過是男主角的更替而已。

曾有句話這樣形容她:「聰明的人沒她漂亮,而漂亮的人又沒有她聰明。」唐瑛就是這樣一位集智慧和美麗于一身的女子。

有人說其他名媛和唐瑛相比,總感覺缺少了一點什麼,這也正是這位上海資深交際女王令人難以忘懷的根本所在。

女人的錢是底氣,美是底線。

正因為唐瑛對自己有足夠的了解,有自己明晰的方向,所以她才能在歲月流轉間活出屬于自己的風采。

唐瑛的故事告訴我們:

這世界上最好的活法,就是活得像你自己。

01

唐家有女初長成

1910年唐瑛出生于上海,她的父親唐乃安是清政府獲得「庚子賠款」資助的首批留洋學生,也是中國第一個留學的西醫,母親徐亦蓁是金陵女子大學的首屆畢業生,與著名教育家吳貽芳女士是同學。

唐家家境富足,人脈廣泛。據唐家的小女兒唐薇紅回憶:「小時候家里光廚子就養了四個,一對揚州夫妻做中式點心,一個廚師做西式點心,還有一個專門做大菜。」

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唐瑛是一位標準的美女。白凈的鵝蛋臉,細細彎彎的柳葉眉,黝黑發亮的一雙鳳眼,小巧挺直的鼻子和紅潤的櫻桃小嘴,加上楊柳小蠻腰,風姿綽約。

因為唐乃安篤信基督教,女兒們從小就接受了良好教育。唐瑛當時就讀的中西女塾,曾是宋家三姐妹的母校,這所完全西化的女校,培養了唐瑛自立的品格。在家里,唐家的女孩們除了學習舞蹈、英文、戲曲之外,還修煉著名媛的基本功——衣食講究。

據說唐瑛的每一頓飯都會按照合理的營養要求進行搭配,甚至會精準到幾點吃早餐、下午茶和晚餐,吃飯的過程當中,不能玩弄碗筷餐具,不能邊吃邊說,湯如果太燙,也不能用嘴去吹。

她一天要換三套衣服。早上起來穿短袖羊毛衫,出門她又會換上精致的旗袍,晚上如有客人來訪,她會根據客人的喜好搭配衣服。

她有十只鑲金的大箱子,裝的統統是衣服。甚至家里滿滿一整面墻的大衣櫥,都掛滿了衣服。雖然衣服很多,她也會理性地趕時髦,逛商場時看到好看的款式,她會記下衣服的樣式,融入一點自己的設計,再交給家里的裁縫師傅去做,這樣她穿的衣服既時髦又前衛,引領了老上海的時尚潮流。

一代名媛的產生固然有其偶然性和必然性,但對于唐瑛來說,她的天生麗質、成長環境無形之中都為她鋪好了前行的路。

02

嶄露頭角驚四座

在當時的舊上海,社交是是一種時尚和文明的象征,16歲的唐瑛初入社交圈,便展露頭角,引起轟動。她與陸小曼并稱「南唐北陸」,成為中國社交圈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當時的女性雜志《玲瓏》,還特地把唐瑛當做新女性學習的榜樣。

在一次英國皇室來訪問中國時,唐瑛應邀參加表演了鋼琴和昆曲,反響很不錯,當時很多報紙上都大幅登了她的玉照,風頭甚至蓋過了王室,這也是她交際生涯最顯赫的時期。

1927年,在中央大戲院舉行的上海婦女界慰勞劇藝大會上,唐瑛和陸小曼聯袂出演了昆曲《牡丹亭》中的《拾畫叫畫》。

其中有一張陸小曼與唐瑛的對戲照,陸小曼輕搖折扇做嬌羞狀,唐瑛走台步清俊灑脫,兩人顧盼生姿,眼波流轉,皆是一身的戲。

唐瑛和陸小曼

1927年,對時尚頗有心得的唐瑛與陸小曼等人創辦了「云裳服裝公司」。她們經常親自在店內試衣、打廣告,這也讓本就風光無限的唐瑛風頭更盛。

雖然繼唐瑛之后,舊上海又涌現出了如周叔蘋、陳皓明等交際花。但她們與唐瑛相比,就像是被浪花拍打的小沙粒般,始終不及珍珠奪目耀眼。

在唐瑛身上,不僅有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也融入了西方文化的洗禮,所以唐瑛才能站在時尚前沿,展示著中國女性的獨特之美。

如果說美麗的能力也是一種重要資源的話,唐瑛無疑是一個懂得經營自己的女人。

她能很清晰地了解自己,所有的選擇都是圍著名媛的路子規劃,錢是一個女人的底氣,美是一個女人的底線,這樣的她自然能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

03

身陷情感波瀾,也從不迷失自己

萬丈光芒般耀眼的唐瑛,自然身邊也不缺乏追求者。

唐瑛的哥哥唐腴廬曾與宋子文交情頗深,兩人曾一起出國留過學。宋子文在見到唐瑛的第一眼,便被這個正值最好年華的女孩強烈地吸引了,對唐瑛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雖然宋子文年長唐瑛16歲,但其風度翩翩,集學識、權力、 金錢于一身,自然對唐瑛有著很大的吸引力,但父親唐乃安反對他們交往,他不愿自己女兒與權力牽扯上關系,而事實上也被他不幸言中。

宋子文

1931年,在上海火車站,唐腴臚陪宋子文一起由南京返回上海時,因為他和宋子文穿的衣服都是白西服、白帽子,被誤以為是宋子文遭槍殺而斃命。

哥哥的ㄙˇ讓唐瑛和宋子文關系戛然而止,對于親情與愛情,唐瑛分得清孰輕孰重,那二十幾封宋子文寫給她的炙熱情書,連同自己對宋子文的情感,都被她鎖進了塵封記憶里。

不久唐瑛便謹遵父命,嫁給了寧波「小港李家」、滬上豪商李云書的公子李祖法。

李祖法

雖然李祖法相貌堂堂,但他不喜歡交際,也不喜歡自己的妻子出去交際。兩人終因性格不合于1937年離異。

離異后的唐瑛,并沒有黯然失色,她依然快樂地做著自己的民媛。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便是對她當時生活的真實寫照。

唐瑛最終歸宿是中國留學生之父容閎的侄子容顯麟。雖然容顯麟其貌不揚,甚至比唐瑛還要矮,但他性情幽默樂觀,愛好廣泛,他不僅不反對唐瑛交際,還經常會和唐瑛一起在舞池翩翩共舞,兩個同道中人終于結成連理,成就了一段好姻緣。

泰戈爾說:「如果你因為錯過了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錯過群星了。」

生活中難免會有起起落落,在唐瑛的情感世界里,尋常女子的愁腸百轉于她不過是曇花一現。

她與陸小曼不同,不需要借助男人的光來滋養和照耀自己,不會陷在感情漩渦里拔不出來,情感的缺憾對她而言,只不過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戲份。

她沒有那麼多華麗的憂傷和感性的煩惱,這樣恰到好處的理性和感性,反而讓她活出了屬于自己的從容世界。

04

這世上最好的活法,就是活得像你自己

和容顯麟結婚后,唐瑛便隨丈夫去了香港,后來他們又移民到了美國。

70年代時,唐瑛曾回國探親,依舊是一襲艷麗的蔥綠旗袍。雖已年過六旬,一輩子愛美的她依然身材窈窕,舉頭投足優雅得體。

晚年的唐瑛在美國的生活依舊悠閑灑脫,依然按照自己的生活節奏來。

她常常會涂抹著口紅,穿上高跟鞋去打打牌、聽聽戲,有時也會下廚給孫子們做做飯。她沒有請保姆,一切都是自己打理。

就連去世時,也沒有一般人的滄桑和恐懼,而是一臉的從容。

唐瑛之所以能經得起歲月的風霜和沉淀,比大多數的名媛結局都要幸福,因為她懂得愛情不是空氣,愛自己才是人生的必修課。

她像一朵清幽淡雅的百合,縱然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卻從不去搶別人的芳華,在屬于自己的一方天地里自在而靜靜地開放。

很喜歡《靈魂有香氣的女子》中這樣一段話:

生活忍受是過,享受也是過。任何情境下,心中泯然愁苦和怨毒,懂得從每一個細節呵護自己,縱然暫時被人生冷落,我依舊是自己的珍寶。這才是永遠的美人,真正的底氣。

當一個女人能活得真正像自己時,就可以活出自己的風情萬種,就能用氣質打敗年齡,把歷經的滄桑都折現成無邊的風景,把自己的日子過得熱氣騰騰。

因為快樂或悲傷,豐富或乏味,都只不過是一念之間。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