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桂荃:她出身陪嫁丫環,獨自撫養九個子女,一生操勞,直至離世未有名分

珮珊 2022/10/12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是近代歷史上風云人物梁啟超的「第二夫人」,為梁啟超生下6個孩子,卻無名無分甘默一生。

她雖然只是個丫環出身,但是卻把9個孩子都培育成為國家棟梁,其中還有3位成為院士。

在人們稱贊梁任公「一門三院士,九子皆才俊」的背后,實則是她在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她,就是王桂荃。

王桂荃是一個苦命的人,原名王來喜。在她剛剛出生的時候,生母就去世了。父親很快就續了弦,只是這個后母對待王桂荃并不是很好,但是礙于她父親的顏面,也只能勉強扮演一個 母親的角色

在王桂荃四歲那年,她的父親也不幸去世了。這時她的后母再也沒有理由忍耐對王桂荃的怨氣了,每天對她拳腳相加,小小年紀的王桂荃無處去訴苦, 只能默默忍耐。最后繼母以 10塊銀元的價格,將她賣給別人做傭人。

在之后的幾年里,王桂荃被輾手了4次,受了很多的苦,但這些苦難也讓她養成了自立自強的性格。 在十歲的時候,王桂荃 被賣到了大學士李端棻的家里,李家雖然是封建制度下的大家族,但對下人很寬容。李端棻是李惠仙的堂哥,是個很有權勢的大臣。王來喜命運的轉折點就是遇到了李惠仙,來堂哥家玩的李惠仙覺得王來喜是個能干又討人喜歡的丫頭,就把她帶回了家。

1891年,李蕙仙嫁給梁啟超,王桂荃身為侍女,跟著小姐李蕙仙來到了梁啟超的家里。一同來的還有丫鬟阿好。阿好性情乖張,經常不聽使喚,沒多久就被趕出了梁家。

王桂荃卻很受梁氏夫婦的喜愛,她性情溫順,做事勤快,任勞任怨。或許是從小顛沛流離吃慣了苦的緣故,王來喜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安穩生活。

王桂荃雖然沒得到正規教育,但天性善良,總是喜歡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雖然沒有上過學,但天資聰穎,不僅做事井井有條,而且精通掌門,也粗懂經書。

因此,梁啟超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李慧仙都交給王桂荃來打理,即使是財務大事,也放手讓她去處理。而王桂荃總是處理得有條不紊,叫人無可挑剔。

她做的一切也得到梁啟超的肯定。 梁啟超覺得「來喜」這個名字太過俗氣,于是幫她改名叫「王桂荃」,名字變得洋氣了以后,他的命運仿佛也時來運轉。所以那幾年梁啟超常常在閑暇時,教王桂荃讀書識字,王桂荃也 十分敬重他。

在梁家雖然是個丫環,但是李惠仙卻親如姐妹。

李惠仙在為 梁啟超生下長子梁啟超,長女梁思順和次女梁思莊之后,李蕙仙專心在家撫育孩子,梁啟超一直在外奔波。戊戌變法失敗后,梁啟超逃亡日本。然而就在此時,在日本演講時認識了華僑小姐何蕙珍,兩人情意暗生。

不久后將這件事坦白告訴李惠仙,面對丈夫愛上他人,李惠仙并沒有惱怒,她自從生完3個孩子后就感覺到身體不太好,本就想要為梁啟超納妾,正好借此時機, 分析利弊,主動提出讓他將何惠珍娶回家為妾。

梁啟超看到信后,想到現在自己的身份,而且一直倡導 一夫一妻制,主動納妾有損名聲。一番思索后,便主動 澆滅了納妾的欲念。

由此可見,李蕙仙是一位性情極其豁達的女子,她雖然受過新式教育,但還是遵循著傳統女子的德行,一切以丈夫的需要為出發點。

所以她為丈夫挑選王桂荃為側室,也是一切為了家庭所需。

李蕙仙畢竟也受傳統禮教思想的影響,她將夫君歡喜,人丁興旺,家庭和睦作為自己的管家信條。

當李惠仙想讓梁啟超娶王桂荃時,梁啟超是不情愿:「我堅持一夫一妻制,只愛你一人,不會再娶她。」但妻子李惠仙卻格外的執著:「她是我身邊的女人,我足夠相信她,希望你能明白,我仍然是你的妻子。」

但耐不住李惠仙的軟磨硬泡,雖然梁啟超一直倡導新式思想,但是有些觀念在中國人的心中一直是根深蒂固的。不孝有三, 無后為大,梁思成身體一直不好,李惠仙又傷了身體,再想生育恐怕是很難了。思來想去之下,梁啟超最終同意了。

在和王桂荃成親之前,梁啟超特意說明:「我不會給你任何名分,咱倆的孩子也不能叫你娘,你答應嗎?」王桂荃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她愿意為了李惠仙,ㄙˇ心塌地的照顧梁啟超一家。

王桂荃的肚子也很爭氣,不久之后她便有了身孕,而且接連生下了六個孩子四男兩女。

賢惠能干應當是梁家上下對王桂荃的一致評價,她也正是因此獲得了梁家人的信賴。

自從成為梁啟超的妾之后,王桂荃認真學習,很快就成為梁啟超的賢內助,不僅家務操持有道,而且能幫助梁啟超處理一些信件的書寫和賬目。

梁啟超在日本避難時,所有的食物都是由王桂荃打理,甚至還在此期間學會的日語,解決了梁啟超很多問題。

梁啟超一直是要求孩子們稱呼王桂荃為「王姑娘」或者是「王姨」,哪怕是王桂荃親生的六個孩子,都不被允許喚她母親。

但,梁家的九個孩子,無論是否王桂荃所生的,都對王桂荃有著非常深的感情,他們稱呼李蕙仙為「媽」,而稱呼王桂荃為「娘」。在他們的心里,王桂荃與李蕙仙一般都是母親,甚至王桂荃更加像母親。

王桂荃深知學問的重要,注重孩子品性的養成。為了讓梁思成認真讀書,她不但在言語上循循善誘,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給梁思成講道理,而且以身作則,

自己大字不識,卻學會一口流利的日語,用自己的進步成長告訴梁思成,下功夫好好努力,必有好回報。在她的教導下,梁思成成為中國建筑界的名家。

梁思成對王桂荃比自己親生母親還要親,常常說: 「娘是一個很不尋常的女人。」

據梁思成晚年回憶時曾說:

「小時候,和生母李惠仙的感情并不深,但和娘(王桂荃)感情很好,有一次我考試成績不好,母親氣急了,用綁了鐵絲的雞毛撣子抽我。娘(王桂荃)嚇壞了,她一把我摟到懷里,用身子護著我。

當時母親還在氣頭上,收不住手,雞毛撣子一下下地抽在了娘(王桂荃)的身上。

事情過后,娘(王桂荃)拉住我說「孩子,別怨恨你媽,她也是為你好,如果你不好好讀書,將來怎麼會有出息呢?也對不起父母的養育呀!」

1924年,一直被乳腺ㄞˊ困擾的李蕙仙,離開了人間,也離開了痛苦。 臨終前將家里的幾個孩子托付給了王桂荃。

妻子的ㄙˇ帶給了梁啟超莫大的打擊,梁啟超 悲痛欲絕,甚至一度臥床不起。他寫了很多悼念自己結發之妻的文章。王桂荃則一邊默默的照顧著梁啟超,一邊更加努力的帶好孩子們

1926年3月8日,梁啟超因尿血癥,入住了醫院。幾番檢查下,發現其右腎有一個硬幣大小的腫塊,為此,他接受了切除手術。可出乎意料的是, 手術后的梁啟超的尿血癥狀并沒有得到改善,更出乎意料的是,醫院竟然診斷不出病源。

1929年1月19日,梁啟超也去世了。臨終之際,他拉著王桂荃的手說道: 「對不起,讓你受苦了,孩子們就拜托你了。」熱淚盈眶的王桂荃哽咽地說道: 「先生放心,孩子們有我呢!」

在李蕙仙、梁啟超夫妻二人相繼離世后,家里的主要經濟來源中斷。所有的負擔都落在了王桂荃一個人的肩上。可是此時梁家已然中落了,不再像梁啟超在世時那樣富裕了,而王桂荃在給梁啟超辦理完了喪事之后,家里的積蓄已經沒有多少了。 那時最小的孩子梁思禮才五歲大,但是王桂荃仍然堅持保證了幾個孩子的正常生活和教育學習。

為了能夠養活這幾個孩子,王桂荃先后賣掉了家中的舊樓和新樓,十口人擠在一個小房間里。后來由于社會形勢緊張,不得已之下,王桂荃又給別人家洗衣服、打掃庭院,以此來維系家中的開銷。為了能夠培養好這九個孩子,她一直省吃儉用,終于在1939年,將梁思寧和梁思達送入當時著名大學南開大學。就這樣,王桂荃一步一步、咬緊牙關,將家中的這九個孩子分別送入了大學,而且這些孩子也十分懂事,長大后分別成為了各界的領軍人物。

在王桂荃的撫育下,梁家的九個孩子個個都成為了棟梁之材。

其中,長子梁思成是我國著名的建筑歷史學家、建筑教育家和建筑師,1948年任中央研究院院士;次子梁思永是著名的考古學家,1948年任中央研究院院士;九子梁思禮是火箭系統控制專家、中國飛彈控制系統研制創始人之一,1993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長女梁思懿是我國的社會活動家,在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后梁思懿就經常向自己的同學宣傳馬克思思想,她的思想活躍很快成為我黨信賴的同志,她積極發揮自己的作用,是一二九學生運動的骨干與帶頭人。

次女梁思寧,在受到家人的影響下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梁思寧加入了新四軍,在新四軍中主要從事宣傳工作,積極宣傳新思想與新文化。

盡管培育出來優秀的兒子,但是王桂荃晚年生活過得并不如人意。

這位偉大的母親好不容易迎來了果樹開花的時刻,孩子們陸續長大成人,在各自領域中都頗有建樹,正是回報母親的好時刻。

可惜,中國歷史上的十年浩劫開始了。

85歲的王桂荃身患重病,受梁啟超的牽連,還要頂著「保皇黨老婆」的帽子,日夜工作,打掃馬路。

一生的積蓄都被奪走,被趕出了住房,蝸居在狹小陰濕的牛棚里,茍延殘喘。

這位一生坎坷多難的但永遠堅強的老人,終于倒下了。 一直在她去世后的第三天,她的尸體才被人發現,只見她生前蜷縮在牛棚里一個陰暗的小角落里,非常凄慘。之后被附近好心人埋葬在山坡上。

然而,幾年之后,那個小山坡另作他用而被夷為平地,王桂荃的葬身之地再也找不到了。文革結束后不久,梁啟超的兒女來到這個小山村尋找王桂荃,然后沒有任何結果。

1995年,她的孩子們在父親梁啟超和李蕙仙合葬墓旁合種了一棵白皮松,命名「母親樹」,也叫「王桂荃樹」,由梁思成和林徽因女兒梁再冰為其撰寫碑文,以頌其「教子有方」「犧牲自我,默默奉獻」的美好品格。

王桂荃一生中,從來沒有 產生過嫉妒和不滿的想法。她對于自己的生活感到滿足,對于梁啟超和李蕙仙感到感恩。

梁啟超送給她一個名字,她便愿意 用一生來愛他;她愛子如命, 教導有方,在一個動亂的時代,或許活著本就是一種奢侈了,在梁啟超ㄙˇ后,王桂荃不惜變賣家產,也不辭辛苦地做工賺錢,一個人撐起了 養育孩子成材的重任,為的就是讓子女接受教育,改變人生。

她實現了對于梁啟超的承諾,即使 最后也沒有得到名分,她的內心也是歡喜的。

王桂荃作為丫鬟是忠誠的,作為愛人是賢惠的,作為母親是偉大的,請記住 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