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名媛」郭婉瑩:有顏有財又有學歷,卻偏偏下嫁「風流文人」,歷經一生磨難

珮珊 2023/01/09 檢舉 我要評論

她出生富貴,從小錦衣玉食,被父母當成公主般培養,長大后因不滿父母安排的婚事,偏偏選中了同樣向往浪漫愛情的林則徐后人。

然而當激情退去,生活回歸柴米油鹽,公主愿意脫下精致的紗裙洗手作羹湯,無奈浪子卻依舊風流,不愿歸巢。

雖然生活不盡如人意,但她依舊保持著骨子里的優雅、自信、堅韌,最終過完了悲情的一生。

因為前后反差的人生,世人嘆她半生凄苦,但她卻是莞爾視之,從容面對。

她,就是被稱為中華最后一個貴族的上海永安百貨的四小姐郭婉瑩。

01

郭婉瑩,又名戴西,1909年出生在悉尼,從小就長得如同洋娃娃一樣漂亮可人、玲瓏剔透。

郭婉瑩的童年可謂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度過的,錦衣玉食、無憂無慮。父親郭標與兄弟在澳洲從水果欄做起,一手創立了永安百貨,成為富甲一方的商賈之家。

郭婉瑩出生的時候,郭標在香港剛剛站穩腳跟,生意做得風生水起。郭婉瑩6歲那年,郭標應孫中山先生邀請,回到上海創立永安百貨。

開業沒多久,永安百貨就成了上海高消費的知名場所,商場里賣的全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名牌商品,每天進進出出的都是達官貴人,普通百姓只有在門口望而生嘆的份。

與此同時,回到上海后,郭婉瑩因為語言不通只能先到一所廣東女子學校學習中文。1920年,父親將郭婉瑩送入上海中西女子學校,這所私塾曾是宋氏姐妹,張愛玲讀書的地方。

在這里,郭婉瑩被培養成了內外兼修的上海名媛,她那一口流利的英語也成了她的獨特優勢。此外,她還還學會了彈鋼琴、服裝設計等很多技能。

當然,最重要的是,在這里郭婉瑩還接觸到不少中外名著,那些蕩氣回腸的故事也在她心中留下了印記。

這個時期,新舊思想交替存在,而女性意識也正處于覺醒的時候。于是女校畢業后,郭婉瑩琢磨著出國留學,但父親并不希望她離家太遠,更不覺得一個女孩子出國讀書有什麼用,便忙不迭地開始給她尋找婆家。

父親從世交家庭中選中了一個名叫艾爾伯德的男子,他覺得倆家門當戶對而且在以后的生意上也能相互扶持,心里甚至滿意。

但可惜的是艾爾伯德和郭婉瑩終究不是同路人,他第一次見郭婉瑩時便送給她一雙當時很流行的玻璃絲襪,并且告訴她這襪子很結實穿一年都不會壞。

這個只會討論襪子是不是結實的男人徹底打碎了郭婉瑩對美好愛情的向往,她無法接受跟這樣一個在精神上完全無法產生共鳴的人組成家庭,隨后毅然決然地拒絕了這門親事。

即便面對艾爾伯德軟硬兼施的威脅,郭婉瑩依舊堅定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之后只身一人前往北京繼續學習深造。

之后,郭婉瑩不僅在燕京大學完成了兒童心理學專業的學習,成功獲得了學士學位,還在這里她認識了後來的丈夫吳毓驤。

那時候的吳毓驤風流倜儻、幽默風趣、滿腹經綸,對浪漫的理想主義生活有著強烈的追求,而這些都與郭婉瑩幻想的愛情不謀而合,但她不知的是這些都是吳毓驤在美國留學期間學會的。

吳毓驤是林則徐的后人,只是到他這一代已經世風日下,早已變成清流文人。不過好在他天資聰慧,十九歲那年獲得了公費留學美國的資格。

後來在清華預備班學習的時候,他還曾湊熱鬧去參加過五四游行,政府為了怕這些大學生鬧事便提前把他們送去了美國。

02

吳毓驤在美國學習電機工程和工商管理,或許那些課程對于他來說還是簡單了些,于是他便有了更多業余時間跟著那些名門公子出入各類宴會、酒會。

漸漸地,便學了一身風流倜儻的本事,在當地很受少女們歡迎,經常寥寥數語就能撩撥得小姑娘心花怒放。然而,這些都是郭婉瑩不知道的。

畢業回到北京后,吳毓驤在一家外企做行政工作,這份閑職也讓他有了更多的時間去追求浪漫的愛情,這恰巧正合了郭婉瑩的胃口。

郭婉瑩對愛情的極致理想浪漫主義與吳毓驤形成了強烈的精神共鳴,倆人幾乎是一見鐘情,迅速就墜入愛河。

25歲那年,郭婉瑩嫁給了吳毓驤,她為這場婚禮準備了大半年,而吳毓驤幾乎沒怎麼參與。從禮服到鮮花、從賓客名單到宴席菜單,郭婉瑩事無巨細地一一反復核對,只為了給自己一場浪漫的婚禮。

婚禮當天,郭婉瑩宛如一個從歐洲名畫中走出來的高貴公主,精致的蕾絲婚紗包裹著她曼妙的身姿,清麗的妝容,高貴的盤發,手捧一束明艷的鮮花,一切仿若童話故事一般的美好,卻又那麼的不現實。

看著這場浪漫至極的婚禮,很多人都認為是吳毓驤高攀了郭婉瑩,然而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更迭,經歷了種種苦難之后她卻從未承認過這一點。

熱熱鬧鬧的婚禮過后每個人都要回歸平凡的生活,郭婉瑩和吳毓驤也不例外,無論他們對于理想的浪漫主義有多麼堅持和渴望,可生活依舊是要回歸到柴米油鹽,公主脫掉了蕾絲紗裙也要挽起袖子洗手作羹湯,唯一不同的是公主骨子里的傲氣和貴氣是不會被生活所沒掩埋的。

郭婉瑩做好了一心一意跟吳毓驤過日子的準備,但吳毓驤卻并非如此,風流的本性已經刻在骨子里,紅玫瑰一旦插進了花瓶里便跟墻上的一抹蚊子血沒了差別,而外面的白玫瑰卻依舊充滿誘惑嬌艷欲滴。

倆人甜言蜜語的生活沒過多久,吳毓驤又回到了過去風流浪蕩的生活。除了夜場里的那些曖昧之外,吳毓驤還跟一個寡婦糾纏不清,那女人原本與郭婉瑩相識多年,而她也未曾想到兔子是吃窩邊草的,就在郭婉瑩二胎難產,大女兒肺炎住院之時,吳毓驤依舊在寡婦家里纏綿悱惻。

面對這樣的吳毓驤,在醫生建議郭婉瑩最好讓丈夫來趟醫院的時候,她卻咬著牙倔強地說「生孩子是女人的事兒,告訴他有什麼用!」

經歷九死一生的郭婉瑩生下兒子之后非常虛弱,而吳毓驤卻一直沒有出現,人人都覺得她委屈,為她鳴不平。

但是郭婉瑩卻安安靜靜地開始調理身體,按照醫生的囑托踏踏實實地坐月子,兒子滿月的時候她早已恢復到生產之前的狀態,面色紅潤、身材窈窕,一點看不出是剛生產的模樣。

03

孩子滿月的時候,郭婉瑩給自己畫了一個精致的妝容,穿上最得體的旗袍,大大方方的來到那寡婦家中。

即便此時倆人正膩膩歪歪,她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怒意和不堪,她只優雅地對著吳毓驤說了一句話「你該回家了!」

不吵不鬧、不尋死不哭鬧,郭婉瑩優雅地接受了他們的婚姻危機,讓吳毓驤啞口無言地乖乖跟她回家。

雖然沒有歇斯底里,但丈夫的出軌還是讓郭婉瑩對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她開始為自己的未來謀劃,她從小受到的教育和經歷的事情讓她意識到女人不應該把命運寄托在一個男人身上,更何況是一個出過軌的男人。

于是,郭婉瑩找到好友一起創辦了「錦霓新裝社」,售賣自己設計裁剪的衣服,因為款式新穎做工精細,生意一度非常好。

與此同時,隨著戰爭的爆發,全國上下滿目瘡痍,吳毓驤也被迫失業,郭婉瑩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服裝店上,用來維持生活。

後來服裝店也在炮火轟炸下變為廢墟,郭婉瑩不得不去一家廣告公司做推銷員,最艱難的時候他們連房租都付不起,郭婉瑩不得不帶著孩子回娘家暫住,但吳毓驤卻無法放下身段去做任何苦差事。

因為戰亂,郭婉瑩全家決定遷居國外,原本他們打算帶著郭婉瑩和孩子們一起走,但是她放不下吳毓驤便拒絕了家人的建議,從此國內她便再無娘家可以依靠。

戰爭結束后,吳毓驤誤打誤撞開始經醫療器械,并且在很短的時間內發了一筆橫財,之后又拓展了酒廠、牛奶廠等很多生意,郭婉瑩也憑借出色的外語能力開始扶持丈夫。

在郭婉瑩的支持下,吳毓驤的生意風生水起,郭婉瑩也終于過了幾年安穩日子,像個富太太一樣每天珠光寶氣地從小洋樓出入,開著國外進口的高檔小轎車,而吳毓驤卻開始沉淪賭博,只要一閑下來就整夜泡在賭場里。

郭婉瑩的人生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但這還不是最難的。很快,她的人生又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著全國解放,吳毓驤的廠子漸漸開始國有化,與此同時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其他生意也開始走下坡路。

更為雪上加霜的是,吳毓驤在解放后不久被打成了「右派」,被抓走的那天郭婉瑩甚至都沒來得及見他一面,只是接到通知去開走了他留在路邊的進口小轎車。

隨后很快,郭婉瑩的全部家產都被罰沒,她站在那棟小洋樓跟前,看著他們一件件地搬走家里的傢俱、藏品,甚至包括她的珠寶首飾、精致禮服全都被充公。

04

不僅如此,判決書上還赫然寫著,吳毓驤還欠著國家將近14萬人民幣,而這些債務全部由郭婉瑩承擔。

最后,她帶著兩個孩子被趕出了寬敞的洋房別墅,隨后搬進了一間只有7平米的亭子間。

大概,郭婉瑩的人生就是來經歷這些磨難的,丈夫下獄、家產被抄,生活跌入谷底還沒來得及爬,新的磨難又來了。1963年,郭婉瑩又因為資本家后代的身份被下放。這一年,她已經54歲。

隨后,她被送進了資本家學習班,干著最繁重的體力勞動,用纖細的胳膊水蔥一樣的手掄著鐵錘,把大石頭砸碎成小石塊,用來支援國家建設。

後來,郭婉瑩又被下放到農村,喂豬、挖河泥、掃廁所,因為她是所有資本家后代中最有錢的,所以她要承擔的勞動改造也是最多的,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

那時候,郭婉瑩的一雙兒女已經長大,為了能攢夠二十幾塊錢的學費,郭婉瑩省吃儉用、日夜辛勞。任誰也想不到,人生都走過了大半輩子,富家小姐才第一次過起了精打細算的生活。

然而即便這樣,她也盡可能地把自己打理得干凈整潔,幾件掛衫永遠洗得一塵不染,即便頭髮白了也是板板正正的,有人笑她都這樣了還窮講究,但她只是淡定地說這才是人該有的樣子。

只是,她最終沒能等來丈夫的出獄,而是等來了他病死獄中的消息。從此,這個沒有娘家依靠的女人,也沒了丈夫依靠,甚至還要承擔他的債務,養育子女,其中辛苦可想而知。

後來因為會說外語,郭婉瑩獲得了一份英語老師的兼職,雖然這讓她減少了一部分體力勞動,但是卻免不了精神上的折磨,她白天要給學生們講課,晚上則要接受老師們的批斗,每一個人都要在她身上找出錯處,否則就是跟她一樣的派別,在那個混亂的年代里有多少人就是因為受不了這樣的精神折磨索性了此殘生。

但郭婉瑩不會,她就那麼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兒,不卑不亢、不怒不悲,所有莫須有的傷害都對她毫無作用。

那些艱苦的歲月里,她靠著對孩子的責任和等待丈夫出獄的信念,用堅韌不屈的精神和意志熬過了十年動蕩,然而當國外媒體記者想要借題發揮采訪她的時候,郭婉瑩卻對那些經歷只字不提,甚至只說那些勞動能有助于她保持身材。

生活終于回歸平靜,郭婉瑩也找到了那個可以并肩看夕陽的人,她後來成為了一名英語老師,并且在60歲那年拿到了光榮退休的證書,她把那張證書掛在家中最顯眼的位置,仿佛那上面鐫刻的是她如水一樣的人生。

出生富貴之家,雖然下嫁,也沒有任何高傲;面對丈夫的不忠,不哭不鬧,接納、包容了他;下放農村,她依然保持著該有的優雅和體面。

大概正是因為這些常人難以做到的質量和行為,她被人們稱為「中華最后一個真正的貴族」。

雖然郭婉瑩一生的經歷跌宕起伏,但晚年她還算比較體面,時刻保持著體面和優雅,對于過往那些經歷也是只字不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