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母親」葛健豪:聰明的女人,從不給自己設限

珮珊 2022/07/3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過去長達千年的歲月里,民間流行一句話:

「裹小腳,嫁秀才,白面餑餑就肉菜;裹大腳,嫁瞎子,糟糠餑餑就辣子。」

為了覓得良婿,尋常人家會在女兒三四歲的年紀,就為她們纏上厚厚的裹腳布。

饒是再寵愛女孩的父母,也不過是在女兒的腳化膿流血之際,多些安慰而已。

很多人談及裹腳,總認為這是對女性身體的禁錮。

實際上,裹腳布裹住的不僅是腳,更是女人的人生。

除了依附丈夫,她們再也沒有其他選擇。

然而,有一個女人不太一樣。

她雖是一雙小腳,卻走出了閉塞的老家。

她最驚人的壯舉,莫過于54歲時,還漂洋過海到法國留學。

這個小腳婦人正是葛健豪,她是革命烈士蔡和森的母親。

她的一生向我們詮釋:不給自己設限,人生就能足夠精彩。

一.突破性別偏見,爭取個人權利

葛健豪原名葛蘭英,父母給她起這個名字,原本是希望她溫婉大方,氣質如蘭。

然而,葛健豪的性子與溫婉兩字相去甚遠。

她不愛紅妝愛武裝,從小就喜歡男孩子的游戲,爬樹、撈魚、捉蟲、打架,無所不精。

葛健豪的奶奶說:「葛健豪原本應該是兒子,是撞邪了才成為女兒。身體變了,性格卻來不及跟著變。」

在奶奶眼里,男孩有男孩的樣子,女孩有女孩的樣子,兩者各有一套行為準則。

今天看來頗具性別刻板印象的觀念,當時卻如金科玉律般不可僭越。

面對男兒性格的葛健豪,奶奶和媽媽一致認為要嚴加管教。

倒是父親有幾分開明,他從心底欣賞女兒的活力。

每當奶奶和媽媽責罵葛健豪時,父親都會挺身而出,將她護在身后。

可好景不長,葛健豪三歲那年,父親在有關太平天國的戰事中去世了。

從此,葛健豪失去了唯一的保護傘。

有一次,葛健豪和哥哥玩官兵捉強盜的游戲,哥哥輸給了她。

就在哥哥投降時,奶奶突然跳出來,手執一根竹條,狠狠地朝葛健豪背上抽去,一邊抽一邊斥責她竟然讓哥哥當土匪。

葛健豪不服氣,據理力爭道:「是哥哥自己要當的土匪。」

誰知奶奶根本不聽辯解,一邊抽一邊念叨:「那也是你壞,是你鼓動的哥哥。」

就連一旁的母親,也幫著哥哥說話:「以后不要亂玩了,妹子要有妹子的樣子。」

「那妹子應該是什麼樣子呢?」

「就是不論對錯,永遠地忍讓?就是對自己的權利,永遠地不爭嗎?」

「不!」

葛健豪暗下決心,她不要做這樣的妹子。

就在哥哥去私塾上學后不久,葛健豪提出她也要上學。

奶奶只當這小孩滿嘴「瘋言瘋語」,媽媽則跟她說:上學是男人的事情。

為了獲得上學的機會,葛健豪使出了女子的看家本領——一哭二鬧三上吊。

眼看奶奶和媽媽不為所動,她便跪倒在父親牌位前,哭訴自己遭遇的不公。

奶奶和媽媽這才讓步,允許她隨哥哥一起去私塾。

電影《霸王別姬》中有一句話: 人這輩子,得自己成全自己。

人活一世,如果自己都不懂得爭取,那又有誰會成全你呢?

小時候爭取上學機會的事,奠定了葛健豪一生的基調。

她后來做成每一件事,靠的都是自己成全自己。

二.擺脫家庭束縛,拓寬自我邊界

盡管葛健豪竭力爭取人生的主動權,可她還是沒能逃脫包辦婚姻的命運。

讀了幾年書后,奶奶和媽媽覺得夠了,要求她放棄學業,回家學習女紅,為出嫁做準備。

這次葛健豪怎麼鬧也沒用,她只好屈從了大人的安排。

16歲那年,她嫁入當地一家富戶,丈夫是蔡家的大少爺蔡蓉峰。

按照當地婚俗,新娘出嫁要哭,以表達對父母的不舍之情。

很多姑娘出嫁時,因為害怕婚后的生活,會借用哭泣來排遣心中的苦悶。

但葛健豪一滴眼淚都沒有流,她清醒地認識到: 哭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對于未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冷靜以待。

與葛健豪的清醒相比,丈夫蔡蓉峰則顯得渾渾噩噩。

他沉浸在家世相傳的舊夢中,吃喝玩樂,無所事事,他不知道外面世界的變化,也不懂葛健豪的內心世界。

婚姻初期,葛健豪曾嘗試和丈夫溝通,勸他不要坐吃山空。

換來的卻是蔡蓉峰簡單粗暴的回復:「做好你份內的事,男人的事少瞎操心。」

大男子主義的作風阻絕了葛健豪與他交流的欲望,葛健豪轉而將精神寄托到書本上。她一有空,就會到家附近的藏書樓去讀書。

書本豐富了她的精神世界,也讓她堅定了使兒女受教育的決心。

然而,對于蔡蓉峰來說,他更希望兒女能夠成為自己維持舒適生活的工具。

他要兒子蔡和森去親戚家的店鋪當學徒,這樣就可以省下一筆生活開銷;

他要女兒蔡暢去地主家當小妾,這樣就可以換回不菲的彩禮。

外面的世界新舊交替、風云變幻,葛健豪不同意蔡蓉峰對兒女的安排,她希望兒女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

而想要掌握命運,唯有寄望于教育。

于是,她賣掉了母親留下的手鐲,支持蔡和森上學,后來又在蔡暢結婚前夕,助她逃婚。

1914年,蔡和森寫信給葛健豪,信中提到:

長沙新辦了一所 「女子教員養成所」 ,這所學校是為了培養女教員而設,通過入學考試就可以入學,而且學膳費全免。

得知這一消息的葛健豪,猶如長伏黑夜中的獨行者,終于看見了光明。

她不顧蔡蓉峰的反對,帶上女兒,連夜趕往長沙。

她堅信,自己的命運,會因此而改變。

三.打破年齡壁壘,追尋廣闊世界

原本葛健豪以為,學費是她求學路上的攔路虎,這也是她多年逡巡在家的原因。

當得知「女子教員養成所」學雜費全免時,她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燒,知道自己多年的夙愿就要成真。

然而,等她到達「女子教員養成所」后,才發現年齡是比學費更難逾越的高山。

一個架著深度近視眼鏡的考官看見她后,出言譏諷道:「是你要上學?太太你貴庚?」

葛健豪起初以為考官只是在了解學生情況,老老實實地回答:「48。」

話一出口,考官嗤笑一聲,不屑地說:「你還是回家抱孫子吧。」

這事若發生在旁人身上,或許就被考官的態度勸退。但葛健豪見考官不收她,就一紙訴狀將學校告上了縣衙。

公堂之上,葛健豪慷慨陳詞:

師曠有言,七十讀書為炳燭;韋母立范,八旬設館尊宣文。

所謂求學不分男女,有志不問年齡。

縣官大人問明情況后,大加贊許,提筆在狀子上寫下「奇志可嘉」四個字。

憑這四個字,葛健豪被破格錄取,她成為「女子教員養成所」最老的學生。

葛健豪一下子成為鼓勵女子求學的典范,被當時的新聞界譽為二十世紀「驚人的婦人」。

不過,葛健豪的驚人之舉還在繼續。

1919年,蔡元培和李石章等人發起了留法儉學會,計劃在五年內組織3000人去法國勤工儉學。

讀書上癮的葛健豪立即報名,又成為了最老的留學生。

這一年葛健豪54歲。

即使在今天,仍有不少人認為50歲是一個行將就木的年紀,因而喪失了追求夢想的勇氣和信心。

而在葛健豪眼里,能夠阻擋她的從來不是年齡,只要心火不滅,她就會不斷前行。

剛到法國時,葛健豪也經歷過一段失去信心的時光。

她學法語不如年輕的同學快,年輕的同學一天能背20個法文單詞,她背5個都是極限。

更沮喪的是,這五個單詞到了第二天,就忘得干干凈凈。

痛定思痛,她不再貪圖學習的速度,而是更加看重效率。

她覺得學習貴精不貴多,五個單詞記不住,那她就一天只記一個單詞。這樣365天,也能記下365個單詞。

采用了這種方法后,單詞果然記下了,學習也有了自信心。在基礎的積累階段完成后,葛健豪越學越快,很快就能與年輕的同學比肩而行。

突破了語言的大關,她開始選擇專業。

為了回國創辦一所女子職業學校,幫助更多的女性實現經濟獨立,她決定學習工藝美術,因為這個專業可以與女紅技能結合起來。

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個專業為葛健豪找到了一條生財之道。

由于她的作品極具中國特色,她的第一幅習作就得到導師贊賞,導師還把它買了下來。

后來她的作品經常被導師看中,葛健豪見有市場,就干脆做成實物拿到市面上賣。

法國儉學會提供的資金有限,很多同學因為沒有找到工作,中止了在法國的學業。

而葛健豪則憑借自己的手藝,在法國完成了學業不說,還有余力資助同學。

正如吳軍所說: 「最后的贏家,不是一開始就跑得快的人,而是為數不多堅持下來的人」。

學會了堅持,人生才能按照內心的軌道前行,生活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打造。

最后

村上春樹寫過這樣一段話: 

在自己喜歡的時間里,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對我而言這便是自由人的定義。

所謂自由,放在普通人的生活情境中,就是不給自己設限,去擁抱人生的可能。

不要因為性別,而壓抑自己的個性;

不要因為家庭,而忘卻最初的夢想;

不要因為年齡,而失去追求的勇氣。

正如一句話所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限制你,除了你自己。

與君共勉!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