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獨女」錢瑗:兩段婚姻均不美滿,一生無兒無女,卻是一位稱職的母親

草莓醬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草莓醬,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錢瑗與父母

錢瑗,是錢鍾書和楊絳唯一的女兒。楊絳曾經以他們一家人的故事為原型,創作了《我們仨》。

作為書中的第三個人「阿圓」,錢瑗受盡父母的寵愛。對于這個唯一的女兒,錢鍾書和楊絳,在提及的時候充滿著濃濃的愛意和自豪。

他們夫妻兩個人約定一生只要一個孩子,只為了確保全部的愛和精力都投入到這個孩子身上。

然而這個生來就是天之驕子的孩子,卻并沒有如同父母所期盼的那樣幸運,在1997年3月,錢瑗因患脊椎癌比父母先行一步去世了。

這個被楊絳稱為「一生當中杰作」的女子,在整個人生中,經歷過兩次不完美的婚姻,終身未育,卻仍然能被稱之為「一個好母親」。

年幼時的錢瑗

錢瑗繼承了父母的才華,從小就才識過人,言傳身教,所以小小年紀,她就已經讀完了國內的很多名著。

但是由于身體的原因,錢瑗小的時候數度休學,那時母親楊絳經常從文學研究所中,帶回一些書來翻譯,而無所事事的錢瑗就經常拿媽媽帶回家的書看。

那個時候看從這些書,也為錢瑗日后成為了一名英語教授無形之中做了鋪墊。

而她幼時休學的經歷,也養成了她淡泊名利的個性。

錢瑗從北京師范大學畢業以后,她就留在學校從事英文教學。

當時國內的外語教學系統還并不是非常的規范,錢瑗治學嚴謹,認真負責。

錢瑗

據楊絳描述,每天錢瑗下班辛苦的倒班車,回到家以后還要處理學生們的作業。

她為了激起同學們的學習興趣,想盡辦法找到有趣的例句,在面對學生方面,錢瑗和同學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成為他們的朋友。

錢媛的努力得到了回報,有些學生畢業以后安定下來,之后還會特意向她打電話分享。

可是沒有人知道她是半路出家,在北京師范大學攻讀本科的時候,錢瑗所學的領域是俄語。

然而,畢業之后教了幾年俄語的她,發現國內的英語教育太過于貧瘠,同時具有人才短缺的問題,所以錢瑗便轉行成為了一名英語教師。

錢瑗

作為門外漢,錢瑗總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精力和時間來彌補知識,沒有人的成功是一朝一夕的。

除了盡心竭力地汲取著英語教學的知識以外,錢瑗在教師的崗位上更是一人分充當兩職:由于當時的人才急劇短缺,所以錢瑗需要承擔起給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課的重擔。

而除此以外,為了給學生們更好的教育,也為了摸索出一條適合當時的中國人更好學習英語的方法,她選擇不斷地充實自己,在1978年到英國進修。

此外,她在課余時間還編寫英語教材,且得到了業界的一致認可。

但是當教育事業逐漸的步入正軌之后,錢瑗開始出現咳嗽、腰疼等癥狀,但是她卻不放在心上。

錢瑗

而且為了不耽誤學生的課程進度,她很少去醫院,只靠藥片來緩解自身的疼痛。

直到1996年,這種癥狀越來越嚴重,當時她已經疼痛到無法直立行走的前緣,被自同事送到醫院。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錢媛被確診為脊椎癌,縱然想在自己的生命當中,為教育事業貢獻出全部的精力,可是命運總是這樣的殘酷,她的生命開始逐漸的進入倒計時當中。

可即便如此,她的臉上也總是掛著甜甜的微笑,在生命的最后盡頭當中,她依然筆耕不輟。

在病床上,她為國家教育委員會撰寫研討提綱,也為英語教材的編寫絞盡腦汁;在生命的臨終時刻,她在病床上還依然保持著讀書的習慣。

錢瑗與父母

提及錢瑗這一生,作為老師,當得起盡職盡責四個字,可是她的婚姻,并不順遂。

錢瑗的第一段婚姻由校園走到社會。在北師大念書期間,她與同學王德一互生情愫,而思想開放的錢瑗,主動捅破了這層窗戶紙。

兩個人走到了一起,并于1968年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但是好景不長,在兩個人結婚不久以后,受當時局勢的影響,王德一受到了批判,被關押起來嚴刑拷打。

而一身傲骨的王德一遭受不了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和對待,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留下了新婚不久的錢瑗。

遭遇丈夫去世的打擊,錢瑗整個人都陷入了低迷的狀態,甚至對感情失去了信心。

錢瑗與父母

但是在父母的耐心勸說之下,1974年,她開始走出自己內心的困境,通過中間人介紹,與第二任丈夫楊偉成相識。

楊偉成跟錢瑗認識時,已有一兒一女,但是錢鍾書夫婦出于自己女兒后半生的幸福考慮,勸錢瑗答應了這門婚事,不久之后,兩個人結婚了。

考慮到對方家庭當中有兩個孩子,錢瑗并沒有生育的打算,即便當時的她依然年輕,但是在她心目當中,丈夫帶來的兩個孩子,就是自己的親生子女。

作為英語教授,除了每天在校園當中充當著孩子的老師,下班之后,錢瑗也不厭其煩輔導著子女的作業。

錢瑗

在錢瑗過世之后,繼子、繼女還跟楊絳先生共同編輯了一本書《我們的錢瑗》。

她的繼子楊宏建曾說:錢瑗雖為繼母,但從未讓我們感到有繼母的感覺。

在他看來,錢瑗是一個十分隨和的人。

曾經,楊宏建的英語是由自己的父親楊偉成所教的,他們兩個人完婚之后就由錢瑗全權負責。

她經常就某一個知識點對楊宏建進行提問,每當他回答的一知半解的時候,錢瑗就會細致入微地對他進行知識的普及。

少年人總是沒有耐性,經常聽到一半的時候就會不予理睬,但是錢瑗卻不惱,反而就在他的后面「死纏爛打」,將知識毫無保留的教給他。

錢媛輔導孩子學習

當時的那種耐心與教育楊宏建沒有放在心上,可是當后來錢瑗去世了以后,他卻遺憾地感嘆道:要是錢瑗阿姨在就好了。

多麼樸實的一句話,但是卻表達了他對于錢瑗的崇敬和依賴。

不是親生,勝似親生,錢瑗早就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楊建宏,讓他在心底里面認可了這位沒有血緣關系的母親。

但是,把自己的事業打理得井井有條的錢瑗,卻并不擅長做家務。

錢媛并沒有把太多的精力集中在家庭繁瑣的雜物當中,尤其是廚藝。盡管楊建宏和妹妹表示這是錢瑗唯一的一個缺點,但是對于細致入微的錢瑗來說,卻對兩個孩子充滿愧疚。

錢瑗和父母

為了彌補他們兩個,錢瑗總是會給他們變著花樣的買各種各樣的零食。

從北師大一路走來,在楊建宏記憶當中,熱氣騰騰的牛肉,酸甜可口的四川涼面,王井府的羊肉,那些存在在記憶當中的美食記憶都是錢瑗精心挑選之后,留在他們心底的愛。

況且那個時候的交通并不便利,為了給他們變著花樣的買零食,錢瑗經常為了一件東西而換乘好幾輛公交車。

繼子曾經回憶:每到傍晚的時候,所有人都圍在餐桌旁,錢瑗經常是最晚回家的那個人,但是「媽隨著冷風背著大包小裹的進門來,他的臉總是紅紅的,腦門上冒著汗珠,一邊急匆匆的從包里往外掏東西,嘴里忙不迭的說:對不起,對不起,來晚了,來晚了」。

錢瑗和父母

在孩子的印象當中,錢瑗是多麼可愛而又具體的一個形象,而面對孩子能夠平等的,又能夠體現出錢瑗是多麼和善的一個人。

可是在錢瑗生病以后,他們母子之間就很少有相處時間,她總是臥病在床,因為生病的面容都變得消瘦無比。

被病痛折磨著的錢瑗其實并不體面,關于她生病的片段,楊建宏曾透露過記憶是模糊的。

而在他的詳細描述當中,錢瑗總是以一個充滿活力而又孩子氣的形象出現的,這說明,他心中也希望而又懷念著那個母親能夠健康,像往常一樣和他們談天說笑,做他們的好朋友。

年輕時的錢瑗

雖然錢瑗并沒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她這一生卻讓人覺得羨慕;出身書香世家,父母開明恩愛,有想法有主見,做著自己喜歡的職業。

從自身價值的意義上看,錢瑗無疑是一個成功的女性,她在那個思想固化的年代并沒有受到來自封建思想的約束,而是大膽地做自己。

即主動的去追求自己的愛情,又能夠勇敢地走出自己內心的傷痛,嫁給一個有著兩個孩子的男人,并且沒有留下自己的血脈。

這樣的人生經歷放在當代或許也會有人提出質疑,但是在當時,錢瑗就是那麼做的,而且還視如己出。

錢瑗與父母

從周圍人對錢瑗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她在中年的時候還能夠保持著一種稚子的赤誠和單純,能夠隨心所欲地去做自己熱愛的工作,這背后離不開父母的支持和鼓勵,更離不開良好的家庭教育。

善良、隨和、這些都是錢瑗的同事朋友們對她的評價,在大眾的認知當中,楊絳先生和錢鍾書先生的性格也是十分的淡泊名利,主動的將夫妻二人多年以來的稿費,和出版所得的收入捐贈給國家,在他們的教育之下成長起來的錢瑗也不爭不搶,堅守著自己內心的想法。

縱觀錢瑗這一生,都是在主動的追求著自己的選擇,那樣溫和嫻靜的女子在校園主動的追求自己的愛情,選擇了愛情。

錢瑗與母親楊絳

但是在遭遇了不幸的打擊以后,并沒有一蹶不振;選擇了事業,于是嘔心瀝血于三尺講之上也從未有過怨言;選擇了帶有兩個孩子的丈夫,更是視如己出,友好相處。

不是命運眷顧了錢瑗,而是錢瑗選擇了命運,并且用自己的溫柔平和讓生命綻放出了有愛的花朵。

因此,楊絳先生曾經說過錢瑗是她一生中的杰作,不提錢瑗在教育行業所付出的貢獻以及桃李滿園的成就,但就她性格的純良能夠在去世以后為很多的人稱道,就足以證明了楊絳先生教育的成功。

雖然錢瑗終身未育,可是卻稱得上是一個好的母親。

回首錢瑗的一生,更是用事實證明:一位女人的成功,跟夫家的條件優渥和親生骨肉的多少無關,而在于活出了自我,收獲了愛與從容。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