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72歲梁實秋娶女明星,冰心指著照片:他還是過不了這一關

珮珊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中后期,學者梁實秋迎娶小近三十歲的明星韓菁清。

這件事在一爆發后就立即引起轟動,成為當時的熱門話題。

遠在大陸的冰心從媒體上知道了這件事,她意有所指地說了一句話:他還是過不了這一關。

冰心為什麼會這麼說呢?這句話又有什麼意思呢?

在亡妻ㄙˇ后不久就愛上他人

其實梁實秋的緋聞一出,大家或多或少都會像冰心一樣發表一些意有所指的觀點。

1974年到1975年之間,台灣、香港等地的媒體捕風捉影地報道了學者梁實秋和明星韓菁清的緋聞。

報紙上煞有介事地描寫著二人的交往,好像他們是一對戀人一樣。

但民眾普遍對這段緋聞都是懷疑的態度。這一方面是因為梁實秋與韓菁清有著近三十年的年齡差。

而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大家還沉浸在梁實秋《槐園夢憶》對亡妻的思念和深情中。

在這部作品里,梁實秋飽含深情地懷念了與亡妻的點點滴滴。

梁實秋與夫人程季淑相識在1921年,當時程季淑在女子職業學校教書。梁實秋是通過朋友的引薦認識的程季淑。

二人在見面后不就墜入了愛河。

雖然自由戀愛的觀念在當時經由一批進步人士的宣傳,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了。

但是,對保持著舊式習慣的梁家來說,還是一件不小的挑戰。

梁實秋和程季淑要努力說服兩家的親人。

好在,這段感情并沒有受到家人的阻礙,雙方的感情受到了他們的祝福。

1923年,梁實秋從清華畢業,前往美國留學。他和程季淑就不得不暫時分開。

臨別前,程季淑大哭了一場,梁實秋也十分動容,他在前往美國之時還記得戀人的哭聲。

梁實秋開始了他的留學生活后,他和程季淑被迫天各一方了,無法時時見面。

唯一能聊以慰藉相思之苦的,就是文字了。

兩人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他們在信中訴說著對彼此的思念。

梁實秋留學幾年,就與程季淑保持了幾年的書信往來。

兩個遠隔重洋的人就因為這些文字,而跨越了空間。

在結束美國的學業后,梁實秋馬不停蹄地回到了祖國。

他與程季淑結束了異地戀,正式結婚了。

在結婚后,程季淑和梁實秋成為了模范夫妻,他們于文學上有共同的愛好,可以繼續保持著良好的精神溝通。

程季淑為梁實秋操持家務,她孝順公婆,照顧兒女,讓梁實秋沒有后顧之憂。

二人共同攜手走過了四十多個春秋,一直都是琴瑟和鳴,恩恩【愛☆愛】的。

但就在二人計劃著可以慶祝金婚時,程季淑卻遭遇飛來橫禍,離開了人世。

那是1974年4月,梁實秋和妻子程季淑出門購物,在一個超市中采購時,忽然,一個鐵梯,從天而降,正好砸到了程季淑的腦袋上,讓她當場斃命。

二人近在眼前的金婚之約就此化為泡影。

在程季淑逝世后,梁實秋一方面陷入了無盡的悲痛之中,另一方面則陷入與事故責任方的官司中。

文人永失所愛,就會用文字記錄下自己的思念。

梁實秋自然也不能免俗,他將對亡妻的思念完整地記錄在了《槐園夢憶》之中。

要特別指出的是,「槐園」是程季淑在美國的長眠之地,梁實秋這兩個字為新作取名,足以證明他對程季淑深厚的感情。

這本書感情真摯地記錄了梁實秋夫婦四五十年的真摯感情,一經上架就立即引起了大家的追捧。

少年相愛,中年相守,老年相伴。

梁實秋夫婦的這場跨越了時間空間的戀愛一度讓很多人都相信了愛情。

程季淑意外離世不久,梁實秋還字字血淚地懷念著她。

《槐園夢憶》一書也被大家爭相傳看,奉為佳作,怎麼現在,梁實秋就和女明星傳出緋聞了呢?

梁實秋忘年戀引起的風波

雖然大家不愿意相信,但梁實秋還是很快就對外公布了自己將要再婚的消息,而他再婚的對象,就是緋聞中的影歌兩棲明星,韓菁清。

二人的相遇是也是在1974年,那年十二月,剛剛在美國處理完亡妻后事的梁實秋在友人的引薦下,認識了比自己小了將近三十歲的影歌兩棲的明星韓菁清。

剛剛失去摯愛的梁實秋立即被她姣好的容顏,良好的氣質以及不俗的談吐所吸引了,他立即對韓菁清展開了追求。

從第一次見面后,梁實秋就經常會出現在韓菁清的左右,兩人一起談論文學、藝術。

在交談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彼此有那麼多的共同語言,非常契合。在一起的時候也很開心。

初期的交往,雖然梁實秋還未曾向韓菁清明確表白,但聰明的她已經隱約感覺出了這位教授對自己的感情。

她鄭重地對梁實秋說:自己可以為梁先生做媒,給他介紹一樁好的姻緣。

梁實秋一聽這略帶有拒絕的暗示,就坐不住了,他立即對韓菁清表白,明確表示,自己只想和她在一起,心里不會再容下別人。

聽到梁實秋這樣直白且熱烈的表白,韓菁清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雖然她與梁實秋的交往確實非常愉悅,但他二人的差距還是太大了,要在一起的阻礙也會十分大。

但梁實秋似乎不想管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在他看來,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就可以在一起,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止相愛的兩人。

梁實秋確認自己對韓菁清已經無法自拔,他希望能在剩下不多的人生中有對方的陪伴。

他為了追求韓菁清,就妥協了自己保持了多年的生活習慣,開始陪著她吃夜宵,見她的朋友。

而韓菁清也漸漸習慣了梁實秋的陪伴。

兩人經常出雙入對,他們的親友圈子自然也就知道了兩人的關系。

當時的媒體并不發達,因此,梁實秋和韓菁清的交往在剛剛開始的那一段時間內保持了安寧。

但這種安寧在不久后就被打破了。

消息靈通的媒體人率先聽說了一些兩人的戀情。緊接著,就有人想證實這些消息的真實性。

他們趁著梁實秋要乘坐飛機前的采訪時間,就不著痕跡地問梁實秋一個問題:「您身上的碧玉戒指看起來很不錯,是不是別人送的?」

正處在熱戀中的梁實秋見媒體這麼問,心中的幸福無法掩飾地從心底涌到標面。

他承認了碧玉戒指是別人送的。

媒體見狀,乘勝追擊,立刻追問:「是不是韓小姐送的?」

梁實秋也沒有避諱,承認了送禮物的那個人,就是韓菁清。

得到肯定回答的媒體十分興奮,他們立即回去寫了文章,將梁實秋和韓菁清的戀情報道了出去。

梁實秋本就希望自己能夠給韓菁清一個名分,因此,當媒體提問的時候,他也就借此契機,大方承認了戀情。

他認為自己一個單身的鰥夫和同樣單身的韓菁清有自由戀愛的權力,外界無權說三道四,是以承認了戀情也什麼大不了的。

然而,他低估了社會輿論的破壞力。

自從梁韓之戀被公布后,他們平靜的生活就完全被打破了。

最先跳出來反對的,就是二人身邊的親友。

梁實秋的朋友們勸說他小心韓菁清,她可能是見梁實秋時日無多,等著分他的家產的。

韓菁清的親友們則是勸說她再考慮一下,畢竟,男方比她大了快三十歲,時日無多。韓菁清也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她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媒體和社會輿論也和二人的親友一樣,不看好他們的戀情。

有媒體意有所指地刊登了一則消息:一名女子嫁給比自己大得多的老教授,在新婚之夜就逼教授寫下醫囑,將大部分遺產留給她。

輿論都說梁實秋「沉迷美色,晚節不保」,韓菁清:「別有用心」,「目的不純」,這兩個原本在各自領域做出成績,享有盛名的人就因為這一場忘年戀而被口誅筆伐。

負面輿論的影響漸漸進入到了現實生活中。

韓菁清的住所每天都被采訪的記者和看熱鬧的人圍得水泄不通,電話鈴也響個不停。

韓菁清被逼得沒有辦法,只好拔掉了電話線,這樣她總算能得到片刻安寧。

除此之外,她還將自己鎖在家里,盡可能不出門,等到媒體對他們的熱情減退之后,韓菁清才漸漸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但這種平靜還是沒能持續多久。

有人嘲諷韓菁清要嫁給一個躺在棺材板上的人。

韓菁清也絲毫不怯弱,她立即回懟道:「躺在棺材板上的是ㄙˇ人,不是老人。我嫁的是老人,不是ㄙˇ人。」

盡管有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但梁實秋和韓菁清還是堅定地要在一起。

二人在交往一段時間后,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婚禮。

既然已經取得合法的身份,周遭的輿論也就漸漸平息了,他們至此過上了幸福的婚姻生活。

遠在大陸的冰心在知道老友梁實秋的婚事后,不由說了一句:他還是過不了這一關。

她的話什麼意思?

冰心與梁實秋

冰心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就認識了梁實秋。

兩個人是在杰克遜總統號上第一次見的面。

當時的冰心已經因《繁星》、《春水》等作品而小有名氣,梁實秋卻還屬于默默無聞的階段。

在郵輪上,梁實秋和冰心有了交談,他問冰心去國外學的是什麼,冰心回答:「文學」,她又反問梁實秋。

梁實秋如實相告:「文學批評。」

但這話一出口,二人就陷入到了一種微妙的尷尬情緒中。

原來,梁實秋曾寫過批評冰心的文章。

在那篇文章中,他直言不諱,說冰心的文字缺少感情,所以她的才華在小說而不在詩歌。

暫且不論梁實秋這個批評是否中肯,但他接著冰心的話說自己學的是「文學批評」不免有些挑釁的意味。

他的回答就好像在對冰心說:「我去美國就是專門學批評你的功夫的。」

當話出口后,梁實秋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回答可能會給冰心造成了誤會。他正在思考該如何將話圓回來,就見冰心一笑而過,絲毫沒有介懷之前的事。

二人與幾個當時在船上的中國留學生一起辦報紙,寫文章,這將近幾個月的郵輪生活倒也過得愜意。

梁實秋和冰心都在文學上有一定的造詣,二人有共同語言,從此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梁實秋還和冰心的丈夫吳文藻有不錯的關系,是以,他和冰心夫婦一直都有聯系。

抗戰時期,冰欣夫婦與梁實秋都在大后方四川居住過一段時間,那段時間兩家經常相聚,共同度過了一段緊張且歡樂的時光。

雙方的聯系在1949年后中斷。

梁實秋夫婦移居台灣,冰心夫婦繼續留在大陸。

通信中斷后,雙方就再沒有聯系。

到了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梁實秋偶然聽說冰心夫婦雙雙自ㄕㄚ。他悲痛欲絕,提筆為故人寫下悼文。

還活著的冰心在看到梁實秋的這篇文章后大受感動。

當梁實秋與韓菁清的結婚喜訊傳到冰心耳中時,她沒有再對此做出別的評價,只說了一句:「他還是沒能過的了這一關」。

很多人想問冰心為何會有此評價,冰心都不回答。

很明顯,她不再愿意對故人的黃昏戀指指點點。

1987年,梁實秋與世長辭,他的夫人韓菁清帶著梁實秋的遺物北上,專程拜訪了冰心。

冰心熱情接待了故人遺孀。

兩個人的經歷見聞都不一樣,唯一有交集的點就是梁實秋。

從韓菁清的口中,冰心知道了梁實秋最后的那些事。

她知道了韓菁清和梁實秋這場十年的婚姻是十分幸福的,二人相互諒解,相互扶持,共同對抗了流言蜚語。

在短暫的拜訪后,韓菁清就離開了冰心的住所。她還有別的事要做。

而冰心也沒有對她多做挽留。

畢竟,在男女問題上堅守舊道德的冰心應該永遠也無法理解梁實秋的晚年瘋狂吧。

對于友人來說,除了尊重祝福外,她也沒有什麼別的可以說的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